“請幫我報道我的‘丑’事”?

來源:江西省紀委省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19-08-29

   8月1日那天,我正在辦公室整理資料,突然“闖”進來一個人,氣喘吁吁地說要我幫他報道他自己的一件“丑”事,說是要通過他的“丑”事讓年輕人警醒。“什么?報道一件你自己的 ‘丑’事?”當時我腦袋里“嗡”地一聲,蒙了,人家都希望報道自己的“榮耀”,他倒好,要我幫他報道他的“丑”事。聽他斷斷續續說著他要我報道的“丑”事,我心里偷樂著為咱們紀委點了個“贊”,也狠狠地為“闖”入者點了個“贊”。

  “闖”入者名叫李華,是縣萬寶水庫管理局局長,17歲那年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985重點院校華南理工大學,水利水電工程專業。畢業后正值全國水利建設大熱潮,家鄉水利事業也如火如荼地發展起來,于是在外已經工作了兩年的他,被以“急缺人才”的身份調回了家鄉,進入吉安市峽江縣水利局工作,那年是2011年,他23歲。

  憑借著一身專業知識和一股刻苦鉆研的干勁,他很快就在水利局嶄露頭角:2013年被任命為峽江縣水利工程質量監督管理站站長,2016年,被單位推薦為市人大代表候選人。

  正當他躍躍欲試地為取得更大成就而摩拳擦掌時,一個變故將他拉回了原點,一件2013年的往事,用他的話來說是他的一段“黑歷史”,終于還是被紀檢監察部門深挖出來......

  那時縣里一個重點水利項目開工建設,他被局里指派為該項目的業主技術員,負責項目的建設監管和技術指導。工程開工沒兩個月,施工單位的資料員因不滿工資待遇自行離職了,施工單位一時找不到人接手這項工作,就找到了他, 要他兼任他們的資料員,并承諾會給予一定報酬。

  那年他25歲,參加工作三年半,他說當時的他是這么想的:工作了三年多,在水利工程設計、前期工作、項目監管等方面都已經有了接觸,對施工這塊還沒有嘗試過,這也算是一項技能, 應該去嘗試并掌握;何況既然出了力,拿點報酬也是理所應當的。于是他就接受了這份兼職工作,一年后工程順利完工,他也就獲得了三萬五千元的額外“工資”。

  一直以來,他都沒把這當一回事兒,以致到事情又過去三年后的2016年,紀委的同志找到他......,隨后是一系列的調查取證,事情的本末被完整的還原出來,他的問題也被最終定性:違規在監管服務單位兼職取酬,同年市人大代表候選人的資格被否決,并在2017年11月給他做出了行政警告處分決定。

  一開始他是無法理解的,用勞動換取報酬,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又沒有為施工單位弄虛作假,也沒有因為個人的身份向施工單位索要超行情的高額報酬,這也違規了?不解和委屈一直困擾著他,2016、2017年連續兩年他失去了評優評先的資格,工作的積極性也受到了重大打擊。他說是縣紀委領導同志的諄諄教導和單位領導的深切關懷帶他走出了陰影,縣紀委在對他進行回訪時反復對他講述了在企業,特別是監管對象中違規兼職取酬的危害,讓他正確地認識到了他的行為錯誤所在,雖然表面上看是按勞取酬,但正因為他在監管企業中兼職,在履行自身監管職責時難免喪失應有的原則性和嚴肅性,監督管理從輕從軟,失去紀律準繩,對一些本可以進一步完善的問題“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得過且過,最終導致工程建設難以創精創優,施工單位也因此獲得許多“額外”便利。紀委同志在數次的回訪和談心談話中還教導他,千里之堤潰于蟻穴,對自己問題的認識不清,對錯誤行為的放縱,很可能就會在今后的工作中,對更大、更嚴重問題的聽之任之,進而喪失組織紀律原則,犯下更大的錯誤,“失之毫厘謬以千里”,他說組織上能及時發現并糾正他的這次錯誤,也是對他的一次挽救和幫助。

  單位領導給他調整了崗位,并加強了對他的廉政教育,向他灌輸了正確的積極的價值取向,讓他放下包袱、輕裝前行,用實際行動改正錯誤,用新的成績彌補過失。2018年,三年一度的江西省“鄱湖杯”水利建設先進稱號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競爭,單位領導任命他作為總負責人,組織相關申報工作,最終我縣獲得此項殊榮。

  2018年,他的行政處分期已滿,單位的領導、同事對他的工作給予了充分認可,并將他推薦為水利局后備干部;縣紀委肯定了他在處分期內的現實表現,掌握了他對自身錯誤從反思到認識、再到引以為戒的心路歷程,看到了他在自身廉潔建設工作中的努力,通過了他的組織考察。

  2019年,通過組織考察,縣政府正式任命他為峽江縣萬寶水庫管理局局長(試用期一年),他說在新的崗位上,他將不負紀委和單位領導對他的教導和關心,堅守“廉潔從政、清白為官、干凈做事”的工作底線,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水庫管理更上一步,為我縣高質量跨越式發展,為新時代社會主義建設貢獻自己星火之力。(峽江縣紀委監委 鄧春蓮)

天津11选5走势图一定牛